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灵异事件 > 一个手相奇特的女人

一个手相奇特的女人

作者:星辰 人气:16 时间:2020-05-03 21:40:57

一个手相奇特的女人

这些年,我去过很多城,走过很多路,喝过很多酒,见过很多人。

尤其,我看过很多女人的手相。

千百双手,千奇百怪,一如这世上千百种人生。一方小小的手掌,或粗砺,或柔滑,或细长,或肥短,或葱白,或黝黑。那上面一条条纵横交错、冈峦参差的纹路,或崎凸或柔顺的掌面,仿如一串串神秘的字符,存记着一个人的过往,彰显着一个人的现在,昭示着一个人的未来。

一个刚参加工作时的同事,她是上海知青,有着姣好的容貌,端庄、聪慧的气质。然则她有些心高气傲,大约那小城之中,没有能让她倾心之人罢,抑或她心动者,却心有所属?掌中的婚姻纹怪异的没有与生命纹相交,而是直通下侧的底部。现在,她当已经退休了,终身未嫁,原是命中早已注定?

一个也算是女神级人物,她的美艳闻名遐尔,事业亦颇有建树,而且心胸亦大,不似一般女子到了那个年龄相夫教子,柴米油盐。只是其婚姻纹中途断裂,各表一枝。得悉其果然离异独身,竟然亦是相中早已注定?

一个出身农家,相貌平平的女子,手相却是出奇的富贵。手掌肥厚,财富线环环绕绕,婚姻线平平稳稳,如今财富自由时间自由,逍遥快活,真个是有福之人命中注定?

一个外貌明艳,气质高雅,身形娉婷的女子,一抚其手,却粗凹皱裂,果然其有着不堪重负的少年,而那坚韧中拼争的性格,亦昭示着其难以平顺的未来。

而这些,虽然略异常人,却都不算奇特,我见过一个手相奇特的女人。

一天晚上,朋友呼我出去游玩。到一商业中心,先是到电影院询问,某大片时间不合适,而我正好也看过了,就四处闲逛。边上一清悠的角落,房内坐着不少人,看穿着都带有一种书卷气,似乎是某个读书分享会。朋友倏忽不见,我试着欲进去一探究竟。

进门不远,坐着一个韶华渐逝,却仍不失美丽的女子,有着一头柔顺的长发,只是神情之间落落寡欢,似超脱于俗世之外。见我欲进去,轻淡的说道:这里女的多,不欢迎男人来。我涎着脸道:女的多,不正是我们男人的福利嘛。女子眉毛微扬,睥睨地看我一眼:哟,胆子还挺大。却并不再吱声。我在她边上坐下,与她有一言没一语的腆着说话,场面颇有些尴尬。

一会,我拿过她的手说:我给你看看手相吧。她倒没有拒绝,有些深邃地看着我。天啊,这是一双多么奇特的手。手掌奇厚奇长,更让人诡谲的是掌上的纹路。密密麻麻,纵横交错,如一张盘垣多年的蜘蛛网。那生命线如一道刀疤般刻在手上,凹陷在掌中,却又茁壮触目,中间有刺眼的痂节,像是竹子一样被分成了明显的四段。婚姻线同样盘根错节,左右回旋,似有开始,却又不知所终。似曾结束,却又藕断丝连。

我慨叹:你的手相好奇特啊。她潸然一笑,说我这算什么。似是那曾经波澜壮阔的人生,如今都已静水深流。她拉过身边一个年龄略轻的短发女子,翻开她的手掌给我看,再一次震惊了我。那手掌是血红而透明的,一条条似罂粟花样闪着鬼魅光华的花蕾镶嵌在肉掌里,似浑然天成,又似异域错生。我神情凛栗的问那长发女子:她怎么回事,是后天植入的吗?女子淡然的笑着,似是讥我的少见多怪,又似是对这样的疑惑习以为常:天生的。然后端起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

许是窥视了她们隐为不知的秘密,我与她渐渐熟络起来,眼神中也有了些火焰开始不知不觉轻腾的燃烧,身体有意无意间有了些摩擦。心分明是动了,痒了,一种欲望在彼此的眼里、手里、心里滋生、发芽、澎湃起来。

或许,从开始坐下的那一刻起,从我拿起她手的那一刻起,就知道,该来的一定会来。只是却又都了然于胸,这不是开始,也注定很快会结束,却又都难以抗拒。一个准备稍放即收,一个准备飞蛾扑火。彼此都明白,于是似乎有了一种默契,也有了一丝轻松。

两个人的眼睛似深情似游戏的对视着,不会出戏,又不会入戏太深。她伸出香唇,撞进我双唇之中,如一支利箭,轻轻的扎入,却又力道正好,不会留痕太苦。互相搅翻着,吮吸着。她脸含笑意,柔情脉脉却又桀骜不羁,似是得意于对我的俘虏,又似是修筑着感情的堤垄。分明,我也罢,她也罢,都在做着该做的事,也知道不去想不该想之事。

而我要想的,只是:今夜,该去何处?


相关文章